河南民权县被指瞒报10个疑似手足口病死亡病例



  • 2019-06-17
  • 来源:狗万体育app

  中广网北京3月24日消息 河南省民权县手足口病疫情经媒体报道后,引起极大关注,短短几天的时间,国家卫生部已经前后派出了两批工作组进驻民权,第二批工作组从人员构成来看,人数更多、级别更高。随着调查的深入,民权县县委县政府相继对县疾控中心主任、副主任、 县人民医院院长、县卫生局局长等做出撤职处分。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些情况不断被暴露出来。根据媒体提供的线索,日前卫生部工作组正式确认两岁半的胡文艳死于手足口病,河南省没有手足口病死亡病例的说法被打破。虽然民权县上报的数据称没有更多患儿死于手足口病,但记者根据多位知情人提供的线索经过调查发现,这种说法未必真实,目前记者已经找到了10个疑似手足口病的死亡病例。

  中央台记者在王庄寨乡王子树村发现,村民皇甫仰超的一儿一女都曾经出现过手足口病症状,先是两岁半的儿子手足口起疱疹、发烧,2月22号住进医院,四天后,即2月26号凌晨,五个月大的女儿皇甫宇洁开始出现疑似手足口病的症状,当天中午死亡。

  记者:小孩有什么症状?

  家属:就是夜里有点呛奶。

  记者:呛奶。

  家属:她呼吸急,我以为是呛了。

  记者:除了这个呛奶还有什么别的反应?

  家属:别的反应,她夜里就是有点呼吸…。

  记者:呼吸急促?

  家属:呼吸急促,还有点……

  记者:抽搐?

  家属:啊,对对,有一点。

  记者:呼吸急促?呛奶?抽搐?

  家属:啊,对了。

  皇甫仰超夫妇把女儿送到民权县人民医院,打了一针,医生说孩子不行了,催促他们转院,100多公里的路,他们租120车花了800元,走了3个小时,在开封儿童医院只抢救了一小时,这个五个月的女婴就死掉了。

  在程庄镇毕集村,记者还发现了石宇航、石奥松兄弟俩,在2月19号他们同时发病,被送往民权县人民医院治疗。一天后,一岁零两个月的哥哥石宇航死亡。

  记者:他发病的时候有什么症状啊?

  石父:发烧,他那个手上有疙瘩,烂嘴。

  记者:脚上有没有?

  石父:脚上好像有吧。

  记者:手足口都有?

  石父:嗯,还有屁股下边。

  记者:臀部也有?

  石父:嗯。

  记者:血象是什么情况?血象高吗?

  石父:有点高,发烧肯定高。

  据记者了解,在石宇航的死亡证明书上,关于死亡原因,医生写的是中枢性呼吸衰竭、肺出血等等,就是不提手足口三个字。石宇航的家人说,其实,兄弟两人同时发病,同时住院,症状相同,而8个月大的弟弟石奥松却被初步诊断为手足口病。除了弟弟,和他们没有院墙相隔的邻居家也有两个孩子,同一时期,也被诊断为手足口病。

  2月27号,民权县韦庄村韦远航的妈妈发现孩子嘴里有疱疹、手上起了小红点,在村医院治疗5天后3月4号被送到了民权县人民医院。第二天晚上,韦远航的血相升高,医生建议从儿科转到传染科,但被传染科的大夫拒绝,理由是病情还不算很严重。直到3月6号7点多,韦远航开始发高烧,医生临床诊断:手足口病。医生给韦远航开的药还来不及输完,这个1岁零2个月的孩子就在亲人们痛哭中死去。

  就在韦远航死亡当天,王庄寨镇乔集大队的杨海宾带着女儿杨洁茹去了民权县人民医院,医生看过之后告诉杨海宾,他的女儿得的是手足口病。

  医生告诉他,杨洁茹的病情并不严重,输液再吃点退烧药就可以了。可当天下午回到家后没多久,杨洁茹就开始发烧,并且开始呕吐,杨海宾晚上10点多把女儿再次送回医院,但因为没带够住院押金,医生拒绝杨洁茹住院。第二天,小洁茹离开了人世。

  记者采访到的多个疑似手足口病死亡病例的症状都与已经确认的死亡病例胡文艳症状相似,医生治疗方法基本一致,而且多个病例居住地相隔不远,发病时间相近。

  这10个疑似死于手足口病的患儿分别是:

  1、杨子谦,野岗乡杨林庄村人,1月25日死亡;

  2、刘庄庄,1岁,孙六乡龙门寨人,2月17日死亡;

  3、蔡成宇,1岁零4个月,程庄镇程南村2组人,2月19日死亡;

  4、石宇航,1岁零2个月,程庄镇毕集村人, 2月21日死亡;

  5、皇甫宇洁,5个月大,王庄寨乡王子树村人, 2月26日死亡;

  6、韦远航,1岁零2个月,胡集乡韦庄村人, 3月6日死亡;

  7、赵思涵,1岁零3个月,孙六乡吴庄人,3月7日死亡;

  8、杨洁茹,1岁零5个月,王庄寨乡乔集大队人,3月7日死亡;

  9、李川,2岁半,孙六乡李大坑村人,3月12日死亡;

  10、智硕,1岁零7个月,王庄寨乡吴屯大队焦楼村人,3月17日死亡。

  到底民权县死于手足口病的患儿有多少?这有待卫生部工作组的进一步调查。但记者采访到了几位民权县人民医院的医生,对于患儿死亡的数字,他们都表示,绝不是民权县有关方面公布的情况。应被访者要求,我们隐去这些医生姓名:

  记者:我想通过内部的人知道,到底有多少死亡病例?

  医生:具体数字肯定不会少于两位数。

  记者:你这个数字确切吗?是从内部人那知道的?

  医生:多多少少也知道点,不会少于两位数,从春节到现在。

  为了确保患儿不漏诊,能得到及时治疗,对于乡村患儿的筛查和确诊工作一直在紧张进行,卫生部工作组里由北京地坛医院和北京儿童医院的三位专家组成的医疗小组,昨天赶往民权县北关镇卫生院医疗小组的三位专家在翻看北关镇卫生院门诊工作日志时发现,从3月7号至今,根据登记反应的症状看,实际的手足口病患儿要远远高于这个数字,至少有100例,但当地上报的人数是12例。

  河南省民权县共有18个乡镇,525个行政村,总人口85.2万人,2009年1月1日到3月22号,河南民权县共报告手足口病患儿277例。

  民权县人民医院一位医生向记者透露,这个数字与实际患病人数相比出入很大。

  医生:如果按真得病的,添个0不止。

  记者:添个0?

  医生:如果以检查的病历为准不好说;如果以起疱疹的算,加上乡镇的,3位数不止,要到四位数。

  而该县人民医院另一位医生也认为,实际患手足口病的人数远远超过公布的数字。

  在整个调查中,记者的采访活动受到各种形式的阻挠。几组记者都无一例外的被神秘车辆跟踪,为了避免采访工作受到不必要的干扰,记者甩掉一辆车,时隔不久,又会出现一辆。有时是小汽车,有时是摩托车。

  记者:现在是后面的车在追我们吗?

  司机:是,上午是银色,下午他们换车了。

  除了跟踪记者的车辆,记者刚刚进到一个村子,就会有人尾随,而一旦记者确定哪一处是死亡患儿的家,就会有少则几人,多则数十人出现,阻碍采访。村民见了他们往往就不敢再向记者提供情况。甚至在疑似死于手足口病的患儿家属给记者提供病历资料复印时,被闻讯赶来的乡领导喝止。在民权人民医院,医生也明确表示,有命令不许接受采访。

  面对疾病、面对疫情,我们必须拿出科学的态度,老老实实面对。3月22日,河南省副省长宋璇涛再次强调,要切实控制好疫情蔓延、发展,杜绝瞒报、漏报和延报,一经发现,将坚决依法严肃处理。

  其实手足口病并不可怕,在我国它仅仅是丙类传染病,五岁以下婴幼儿多发,大部分病例病情较轻,有的患者即使不治疗7到10天也可痊愈。只有少数患者可出现脑炎及脑脊髓炎、肺水肿、循环衰竭等,极少数的患儿会危及生命。




本文转载于 新浪网:http://news.sina.com.cn/c/2009-03-24/063717467899.shtml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