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侨领颜安:打造日本侨团的“航空母舰”



  • 2019-06-25
  • 来源:狗万体育app

旅日侨领颜安:打造日本侨团的“航空母舰” 全日本华侨华人联合会会长颜安。

  中新网2月24日电 据日本新华侨报网报道,有一种奇怪的文化现象,还不曾被社会学家重视。那就是:每一个闯荡海外的中国人,都会清晰地记着自己当年出国的准确日子。如今,已经成为全日本华侨华人联合会会长的颜安也是这样。面对记者的询问,他脱口而出讲明自己出国的日期――1988年4月1日。

  分手,泪别心爱的舞台

  那一天,颜安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走出东京成田机场大门时,一下就看到自己的日本保证人,忐忑不安的心感到些许的安定。他知道,自己踏上了一个全新的国度,人生掀开新的一幕,这是一段没有回头路的漫漫旅程。

  当天晚上,颜安住在位于东京赤坂的全日空酒店,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睡不着。他坐在窗户边,俯瞰着楼下公路上犹如一条条耀眼彩带般的车流,似像一个人的血液在喷张的血管里奔走,他不仅看到了一个国际大都市的活力与繁荣,更感到一种刺激、一种差距……

  来日本之前,颜安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团整整工作了10年。一份漂亮的成绩单,让他成为了舞蹈界响当当的人物。颜安参加演出的《士兵进行曲》曾获得全军舞蹈比赛第一名,参加演出的《海燕》曾获得全国舞蹈比赛的一等奖。

  28岁时,颜安觉得,作为一名舞蹈演员,艺术生命不可能太长,到了与舞台说“再见”的时候了;作为一个男人,他认为自己应该接受更大的挑战,创造人生的另一段辉煌。似乎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正当他准备告别舞台时,出现了一个赴日本的机会,他决定前往。

  临行前的一天,颜安来到自己曾经每天训练的舞台。18岁到28岁,十年的青春与成长,都融入在这舞台的每一块地板里。深夜11点,颜安把自己最喜欢的作品,在那里静静地跳了一遍。一个人飞旋的舞台,听不到四面响起的掌声,止不住的是涟涟泪水……

  复合,感受中日文化差异

  在日语学校学习一年后,颜安到了报考日本各大学的时候。他希望建立一种新的生活,报考一个新专业,选择一份新职业。在同学们四处奔忙之际,他沉下心来,认真规划未来的人生。

  “我想做什么?我能做什么?”颜安一遍遍地拿起笔,一遍遍地又放下笔。最后,那张大大的白纸上,出人意外地出现了他曾经想告别的两个字:舞蹈!

  决定报考方向以后,颜安一下地就傻了:为什么翻遍日本各个艺术大学的报考资料,别说舞蹈专业,就是艺术系也找不到呢,这怎么能叫艺术大学呢?很快,他就明白了,原来日本的舞蹈专业被划归在体育系里面,让人哭笑不得。凭借扎实的功底,颜安很快被东京学艺大学体育系录取,并且拿到了全额奖学金。

  再次登上绚丽的舞台,颜安马上找到了感觉。他优美的舞姿征服了同学与老师,不久就成为协助教授上课的“学生兼老师”。有了更多与日本同行切磋的机会后,颜安发现中日两国在舞蹈教育上有很大的不同。

  对于舞蹈专业的学生,中国一般是严格按照身体条件进行挑选,特别注重身高比例、柔软度、力量、平衡等等,招进来的演员都有着绝佳的身体条件和素质。日本则是注重学生对舞蹈的热爱,身体条件不是主要因素,跳舞的目的也主要是为了强身健体、陶冶身心。这时,颜安才明白为什么日本将舞蹈专业放在了体育系。他说:“中日的舞蹈文化虽然不同,但各有优劣,如果综合起来,就能培养出第一流的人才。仅从这一点看,文化的融合能对一项事业的发展起到巨大推动作用。”

  把握了中日舞蹈文化的不同,颜安学习起来、教授起来更加融会贯通、得心应手。毕业时,教授感叹地说:“像你这样的学生,在我们学校既是第一个,恐怕也将是最后一个了!”为此,校长、系主任、班主任纷纷轮番劝说,给出优厚待遇,希望他留校任教。

  此时,一个久违的声音再次在颜安耳边响起来:“来日本不是为了挑战新人生,开始新事业吗?你还记得当初的理想吗?”他婉言谢绝了学校的好意,第二次与舞蹈艺术“分手”,1993进入三菱仓库公司,开始了商海搏击。

  从商,在痛苦中成长

  当时,市场经济大潮席卷华夏大地,日本企业也顺势进军中国。提到“三菱”,不管在日本还是中国,都让人肃然起敬。三菱公司在中国招人,一个职位往往超过两百人应聘,简历堆里名校学生比比皆是。

  这个百年企业究竟有何魅力,有着什么样的企业文化?颜安在三菱总部的亲身经历,让他感觉到了震撼。公司里没有闲着的人,也没有闲着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小跑步去办事,紧张的气氛不亚于激烈的战场。社长远远走过来时,大家马上齐刷刷地立正站到一边,低下头高声大叫“您好”。一样的服装、一样的动作、一样的表情,颜安真正明白了“社内天皇”的含义。

  “因为过去做的都是舞台相关工作,比较讲究个性与自由,突然进入忙碌、统一、服从的环境,有一种很大的新鲜、刺激感,我当时想,或许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对那段经历,颜安至今都还记忆犹新。

  在这种企业文化熏陶下,颜安不久就开始独挡一面,担任三菱仓库公司驻广州事务所的首席代表。每天进进出出的集装箱,占据了颜安整个生活,以致在梦里大叫的都是“集装箱”。这是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让他痛苦,也让他成长。

  当时,颜安常常问自己:“前半生我与艺术打交道,用舞蹈演绎人生;难道后半生我就在这茫茫商海里,用集装箱填满后半辈子?”一种不甘心开始时不时涌上心头。真的就没办法了吗?“不,我既有10多年的艺术生涯,又有商海扑腾的经验,从现在看都还算成功,何不将两者结合起来,从事兼具艺术性与商业性的文化交流活动。”颜安突然醍醐灌顶,一下找到了人生的新方向。

  回归,启人生新里程

  1997年2月,颜安就任诚成日本株式会社社长,开始从事中日文化交流活动。当时,由3000多名专家编撰的《传世藏书》,被称为“现代中国的四库全书”。颜安作为日本总代理,推销掉总价超过1亿日元的《传世藏书》,让中国文化通过藏书传播到日本的各个企业、大学及社团。

  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30周年、中韩建交10周年,2002年,颜安发起并策划中日韩三国顶尖舞蹈艺术家在东京、首尔、上海进行“2002年中日韩现代舞共演”,为观众奉献了一台“三国舞蹈盛宴”,奠定了人生的又一块里程碑。此后,颜安成为日本全国舞蹈比赛中唯一的外国人评委,还成功推荐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来日参加比赛。

  2009年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歌舞团携新版原创歌剧《木兰诗篇》抵达日本,在日本皇家交响乐团伴奏下,东京学习院创立百年纪念会馆里掌声如雷,经久不息。日本皇太子德仁亲临现场观看。精彩的表演给观众以艺术享受,更把中国关于“和”的深层理念传递到一衣带水的邻邦。颜安作为日本公演总制作人,在非常短的时间里,与中国国际文化艺术公司共同筹划运营了这次大规模、高水平的公演。演出盛况在日本可谓空前绝后。

  汇聚,打造侨团的“航空母舰”

  虽然有了些成绩,但也不能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如何能让中日交流活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颜安一直在思考。侨团,这不就是重要的抓手吗。他开始积极投身侨团工作,担任了第九届世界华商大会副主席、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中国海外交流协会理事、中国侨联海外委员、日本中华总商会副会长,2013年又担任了日本新华侨华人会会长。

  “有人说,一个中国人是条龙,十个中国人是条虫。我并不这么看。现在,全日本华侨华人会有40多个会员团体。从行业看,有教授会、总商会、律师会、华艺联、博士会、科盟会以及各地方会;从赴日时间看,有老华侨华人协会、新华侨华人协会等。这些团体虽然性质、人员各异,甚至对有些问题的看法也不尽相同,但大家联合在一起,就可以成为一艘侨团的‘航空母舰’。”基于这种认识,颜安与伙伴们一起做工作,将成立十年并不断发展壮大的日本新华侨华人会改名为“全日本华侨华人联合会”。

  侨团的工作让颜安越来越繁忙,站上舞台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但是,颜安并没有为此感到遗憾。他说:“我现在是在另一个舞台上跳舞。旅日华侨华人在各个行业里都很优秀,他们成立的各种侨团扮演着各自不同角色。作为全日华侨华人联合会的会长,就像一台舞蹈的导演,必须有效地整合他们的优势、化解他们之间的隔阂、协调老华侨和新华侨的关系,提高旅日华侨华人的整体力量,让他们在世界舞台上共同翩翩起舞。”(蒋丰 王鹏)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