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华商李添南逆境翻身 资产曾排新马第一(图)



  • 2019-06-23
  • 来源:狗万体育app

新加坡华商李添南逆境翻身资产曾排新马第一(图) 李添南在25岁时凭本事赚到人生第一桶金。(马来西亚《光明日报》) 李添南是一位充满故事、领导力非凡的企业家。(马来西亚《光明日报》)

  中新网5月21日电 据马来西亚《光明日报》报道,中四因无心向学而辍学,当兵期间因殴打指挥官招来磨难,打工招人嫉妒被赶尽杀绝,做老板却被伙伴背叛,近乎破产。经历种种磨练的新加坡华裔企业家李添南,现在新加坡亲手操盘两家上市企业,今日的风光凭的是当年坚韧不拔的毅力所成就。李添南在事业最顶峰时,资本额高达1.8亿新币,排名新马第一。

  53岁的李添南目前是新加坡现代企业管理协会会长,操盘的上市公司资本额超过亿元,李添南的成功不是偶然,在他25岁时,凭本事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

  李添南在家中11个兄弟姐妹当中排行第九,出生在乡村,从小放荡不羁,赌博打架样样都干,中四辍学更是因为成绩满江红,连连留级,读了六年都无法毕业,学校于是“拒绝”了这名超龄学生。

  打指挥官险坐牢

  “毕业”后,他很快被征召入伍,当兵才3天他就殴打指挥官,兵营里一片哗然,经过多次听证会,他将会被判坐牢40天。这时的李添南终于知道事态严重,于是暗自作了决定。在判决当天,他没有出现,人人都以为他当逃兵去了。原来,他当时已越过守卫,偷偷闯进最高指挥官的办公室。他心想,既然都要坐牢40天了,那再多40天也无所谓吧?所以他决定再赌一把。

  李添南盼望雪洗罪名的伸冤举动引起最高指挥官的关注。他还实时发挥了智慧,问对方“当兵是为了甚么?”最高指挥官回答“保家卫国,为锻炼体魄”。

  “我告诉他,事实并不是如此,指挥官污辱我就算了,但他污辱我的父母就不行,我承认本身也有错,但是因对方激怒我才动手。”最高指挥官听了他的解释后,携同他出现在大家面前,把大家吓坏,最高指挥官厘清真相后,把所有指挥官都痛骂一顿,最终李添南不必坐牢,但免不了受罚,他庆幸逃过了牢狱之灾,但接下来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列清单找最高指挥官理论

  整整两周,李添南被指挥官整得很惨,不是动不动罚他作掌上压,就是午饭添得满满的要他吃个清光,他为免受罚,只得死命啃完。不但如此,上司还挑剔他的碗洗得不干净,要他重新排队清洗,结果弄得队友肃息站在外头曝晒等待,指挥官还命令队友喊他的名字长达半小时,让队友都非常痛恨他。

  他说,恶整重复了两周,他实在忍无可忍,把所有罪状列成清单,再次闯入最高指挥官办公室,并希望对方亲自来看清实情。最高指挥官看到真相后,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式,让李添南指挥整他的指挥官,同时还发下“通行证”。他形容那感觉好像得到皇帝的护身符,只要他受到欺负,就可以随时上门找最高指挥官。

  自此之后,李添南不但在营中过得安乐太平,还意外得到上司的特别照顾。这个经验对他的人生也带来很大启示,他知道机会是由自己制造而不是由等待而来。

  李添南说,他在营中前后打了3次架,最后一次还把上司的牙齿打脱,幸受到祖宗的眷顾,他每一次闯祸总都能逃过受严惩的一劫。军中的最后一年,他和队友被分派到各部门做事,如任炮兵、宪兵或文员等。自称英文很烂的李添南说,莫名其妙他被派去作文员,让他痛苦极了,但是最后也因为正义感,频频纠出贪污事迹,而成了贪污者的克星。

  “人是很奇怪的,在某个阶段会慢慢改变,幸好新加坡的男人都需要当兵,吃了一点苦头后,我逐渐沉淀自己也懂得思考。我开始回想过去我究竟做了些甚么有意义的事,结果发现我好像甚么都没做,一直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不顾反对当技师 努力工作反遭同事嫉妒

  退伍之后,不顾父亲的反对,李添南选择了最爱的机械技师工作,同时矢言要找回失去的时间,把没有好好读书的过去追回来,他相信只要努力不懈,总有一天能给他找到成功的机会。

  他开始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12点,除了年初一、劳动节及国庆节,他每天都到工厂报到,在很短的时间操练之下,他成了出色的机械技师。他甚至在同事陆续辞职后一人身兼二职,甚至直到机械部门的4名员工都走了,他就一人扛起4个人的工作,一人负责6台机器的运作,他的能力最后得到了上司的高度赞赏。

  但他的拚搏也遭到其他部门同事的嫉妒,认为他破坏行规,害其他部门都赶不上他的步伐,让老师傅们都很有压力。那时,他开始受到排挤和欺负,最后他受不了只好辞职不干,虽然受到老板大力挽留,但他仍坚决离去。他的这种“傻瓜”干劲让他吃不了少苦头,甚至去到另一间公司都受到同侪排挤,而他最后也是在很无奈之下呈辞求去。

  但让他感动的是在辞退的最后一天,一直跟他作对的同事却对他说了让他一直烙印在脑海里的话。他说:“李添南,老实说,我很讨厌你,直到现在我都还很讨厌你。不过,你也让我们学了很多,不管我们怎么排挤你,你都没有抱怨,默默努力做到最好,你就留下来吧,我们不会再欺负你了。”而当时老板也说:“我已经跟添南谈过了,他说他会回来的。”

  “当时我是想我会回来,不过我不是以员工的身份回来,我不适合当员工,我要当老板。”

  好赌输身家 合伙人反目

  尔后,李添南一度转行作销售员,他继续他那“傻瓜”干劲,在3个月就获得了销售冠军,25岁的他真的当上了老板,作汽水投币机代理,后来生意愈做愈大,也赚取了他人生里的第一桶金。接着,他巧遇与他作对的同事,在机缘巧合下,入股成为机械厂的老板。开厂后他把心思都放在机械厂上,汽水投币机代理生意无暇兼顾营业额锐减,最后干脆放弃了。

  1990年,他因为好赌而赌光了身家,失意落魄下他决定把工厂的晚上时段出让给一名朋友,让他在生产上赚钱,没想到业绩标青。李添南最后招揽这名朋友入股同做生意,因为对方有很强的市场经验,在短短的两年内他们的资本额从每年的8万新币,上升至每年300万新币。

  “但最后对方野心愈来愈大,我们协议拆伙,我千辛万苦借钱买他的股,他却向外宣布工厂将要倒闭,使其他合作伙伴一个个排队上门讨债,弄到我焦头烂额,近乎破产。不但如此,对方还倒回来说要协助我清货,却付给我少于成本的价格,要置我于死地。想不到当年是我扶他起来的人,最后却反踩我一脚。”说起这段往事,李添南不无感慨。

  卖掉公司闭关 2年后出山事业再创高峰

  李添南最后利用分期付款方式还债,幸好还有一班员工全力支持,让他在短短3年内东山再起。1994年他到槟城设厂,1996年更远到中国北京设厂。

  1997年,他经历艰难的金融风暴,一度身陷困境。生意起起落落,直到1999年生意起飞,资本额达到1600万新币,接着他还与他难兄难弟好友的公司合并,成了资本额达3200万新币的大公司。经过一年多努力,他们的公司在2001年上市,资本额也先后从3200万新币一下起飞至1.8亿新币,短短几年,公司就像穿梭机一样大跳跃,在他之下,大学生超过百人,下属超过千人。

  自认BTC(没读书),英文很烂的李添南,也因为时常要用英文向欧美国家作出详细的财务报告,加上生意愈做愈大,压力日愈增加,2004年,他选择急流勇退,将公司卖给了一个基金会,对方还限制他不能在两年内“出山”。

  但是,许多伙伴依然“不放过”他,两年期限一到,就请他重出江湖,2008年他又协助操盘一间公司上市,2010年12月31日正式退下来。2013年,他在槟城的前部属力邀他加入阵容再起炉灶,尔后他又在新加坡设立公司,成了马新 GVT(Grand Venture Technology)企业的总裁。(许柳青)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