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楼市复苏牵动通胀预期 通胀濒临2.5%上限



  • 2019-06-17
  • 来源:狗万体育app

3月21日,周四。港府“辣招”频出压抑楼市,记得有论者曾指出,这些招数的效用,远不如美国失业率下降大, 理由是后者一旦跌穿6.5%,美联储不加息也不行。换句话说,SSD(额外印花税)、BSD(买家印花税)、DSD(双倍印花税)多管齐下压抑楼市的功效,尚不及美国失业率每月下跌十多二十个基点。以偏概全?也许;毫无道理?未必。

通胀、失业不分薄厚

一直有关注美联储货币政策习惯的读者,应记得迟至去年6月,美联储对推出新一轮QE,态度并不特别进取。伯南克当时曾说,LSAP(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即QE)涉及风险和成本,推出新一轮措施不宜操之过急。言犹在耳,美联储去年9月便为QE3开绿灯,月购400亿美元按揭抵押证券(MBS)。

至年底,曾扬言加推LSAP不宜草率行事的伯南克,非但要为12月宣布扩大量宽解画(在QE3月购400亿美元MBS的基础上,每月再买入450亿美元长期国债,合计达850亿美元,不设时限),还破天荒引入“数字门槛”,以失业率不低于6.5%、通胀未来一至二年内不高于2.5%,取代“某年某月”,作为超宽松政策时效的依据。

在刚结束的3月会议声明中,美联储除了略为调低经济增长和失业率预测外,其余环节基本不变。

那等于说,QE以至息口何去何从,一切仍得看失业率和通胀预期两个“门槛”的起伏变化。

也许由于美国复苏阴晴不定、失业改善进度差强人意,市场在美联储新引入的两项条件中,重视失业率远多于通胀预期。然而,两项条件实无优次之分,只要其中一环有“破位”之兆,美联储内的鹰派便会声势大振,而市场对美联储结束量宽�u提前加息的预期,亦会随之升温。观察美国息口去向与香港楼市关系时,不应只看失业率,对另一个元素――通胀预期――亦不容掉以轻心。

自去年12月美联储为货币政策引入“数字门槛”以来,老毕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就是假设通胀升温速度快过失业率下降步伐,作为决策者,究竟应冒物价失控之险维持超宽松政策以促进就业,还是在就业改善未竟全功下,仍要及早收紧政策以杜绝通胀之患?

美联储暂时毋须为此而忧,只因通胀仍未出现明显升温迹象,而失业率离6.5%目标尚远,维持宽松政策空间未失。然而,情况一旦有变,决策者应如何取舍?

通胀预期有望上升

近月数据显示,美国就业市场持续改善,私企招聘意欲大大改善之余,失业率上月亦降至7.7%,低于奥巴马刚上场(2009年1月)时的水平。不过,以绝对值衡量,这个失业率仍远高于经济复苏四年应有的水平,而美联储表明将用作决策参考的另一项指标――就业市场参与率(labor market participation rate)――则远低于就业真正复苏应有的水平。单看数据,美联储大有理由继续宽松,直至就业市场重纳正轨。6.5%目标之设,正是要告诉市场,失业率一天未回落至这个水平,买债不会停、利率不会升。然而,能否这样走下去,还须问过“数字门槛”的另一条柱――通胀预期。

美国2月份消费物业指数(CPI)整体和核心(core)按年升幅皆为2%,那是因为食品和能源价格尚算稳定(分别上升1.6%和2.3%)、各类耐用品和非耐用品价格平稳。

美国楼市复苏牵动通胀预期 通胀“打和点”濒临2.5%上限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