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的“便宜”不好占



  • 2019-06-17
  • 来源:狗万体育app

塞浦路斯眼下的形势,让其取代希腊成为欧元区链条的最薄弱环节。上周,塞国与欧盟、欧洲央行、国际货币基金“三驾马车”达成救援协议,“三驾马车”答应提供100亿欧元援助,但剩下的58亿资金缺口必须由塞国通过征收存款税的办法自己筹集。但是,塞国议会后来否决了征收存款税的计划,而俄罗斯也拒绝伸出援手,塞国只得再回到欧盟进行磋商。

最新传出的方案是:塞浦路斯将拆分第二大银行,将10万欧元以下的储蓄账户(主要是塞国本国人的账户)转移到新成立的“好银行”,并将“好银行”并入第一大银行;对于超过10万欧元(主要是俄罗斯等国人)的账户,转移至新成立的“坏银行”并大幅度减记,减记幅度可能达40%,最高70%。而对转到“好银行”的10万欧元以下账户不征税。

目前这一拯救方案还没有最后通过,一旦塞国最终求援无果,其银行体系就会崩溃,并会让债务/GDP比率从87%立马上升到140%。如果发展到这一步,很可能不等“三驾马车”救助到达,塞浦路斯就面临国家破产局面,从而不得不退出欧元区。因此,塞国可能是最接近退出欧元区的国家。虽然塞国经济总量不到欧元区的0.5%,但却是欧元区目前最薄弱的环节,一旦处理不慎产生连锁反应,将严重冲击欧元区的稳固和生存。

塞国今日的窘境直接来自于其银行对于希腊的大量风险敞口。塞国与希腊基本上是同族,联系非常紧密。截止到2011年6月,塞国银行对希腊的风险敞口达280亿欧元,其中47亿为希腊国债,其他是对希腊的私人贷款。希腊后来的减记、债券回购等,都让塞国银行遭遇重大损失,致使其不良贷款率迅速上升至27%,总计有230亿欧元不良贷款。

但塞国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加入欧元区后,丧失了货币政策的主权,以至于在银行出现支付困难以后,塞国的中央银行起不了最后贷款人的角色,无法立即对银行进行救援。如果塞国的中央银行仍然具有发行货币的权力,在这种时候通过膨胀信用,是可以起到挽狂澜于既倒作用的。

塞浦路斯是在2008年1月1日加入欧元区的。这些边缘小国加入欧元区与德国、法国加入欧元区动机不一样,法德等大国加入欧元区,可以主导欧元区的方向和大局,边缘小国当时争相加入欧元区,除了想得到欧盟大家庭的保护以外,更多的是出于经济上的小算盘的考虑。他们期望加入欧元区后货币政策和汇率更稳定,在欧元的“大树”下乘凉,信用评级上升、融资成本下降,故而有利于其融资发债搞福利社会。

这种想贪欧元“小便宜”的做法最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蔓延到欧洲大部分国家的债务危机和潜在危机,表明过度福利不可持续。其次是,边缘国家加入欧元区后,相对于加入欧元区之前的本国货币,欧元汇率过于坚挺,打击了本国的制造业和旅游业,使得即使接受三驾马车救援,其国内经济也缺乏内生力量,丧失造血能力。所以,只要留在欧元区里,其债务危机很难彻底根除。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