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央行新一轮宽松箭在弦上



  • 2019-06-17
  • 来源:狗万体育app

随着白川方明任期于3月19日结束,日本央行正式进入了“黑田东彦”时代,一个积极变革的新领导班子令外界对于该国货币政策的变革有了更多期待。由于此前黑田已不只一次表示“打算在规模和质量方面实施大胆的货币宽松政策”,他很可能在4月初的例会上“出手”,预计日元将在“安倍经济学”、美国经济好转、国内机构调整外汇配置等多重作用下继续贬值。

4月3日至4日,日本央行将举行新行长黑田东彦上任后的首次政策例会,届时日本央行会否大胆放宽货币政策引发关注。继3月11日明确表示将大胆推进宽松政策之后,黑田东彦3月26日出席众议院财务金融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时又做了类似表态。他重申“将在量和质两方面大胆推进货币宽松”,旨在两年内实现2%通胀目标摆脱通缩。在谈及具体措施时,黑田证词渐入“动真格”状态,称扩大购债时限类别将是未来宽松的政策选项。受此影响,当天日本国债和国债期货价格双双走高。

3月26日,瑞银特约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在与本报记者连线时表示,随着白川方明任期于3月19日结束,日本央行正式进入了“黑田东彦时代”,一个积极变革的新领导班子令外界对于该国货币政策的变革有了更多期待。由于此前黑田已不只一次表示“打算在规模和质量方面实施大胆的货币宽松政策”,他很可能在4月初的例会上“出手”,预计日元将在“安倍经济学”、美国经济好转、国内机构调整外汇配置等多重作用下继续贬值。

根据《日本央行法》规定,黑田的任期为白川方明余下的任期即到4月8日为止,4月9日以后需要重新获得国会批准,而26日的听证会是日本政府将黑田4月9日之后继续担任行长报国会审批的必经程序。在这场听证会上,黑田在市场关心问题上给出了新的暗示。他称,将日本央行购买的日本公债期限由三年期扩大到五年期是一个政策选项;扩大货币基础是推高价格的必要条件,但还不足够;日本央行将寻求通过购买中长期资产来扩大资产负债表,表示将取消“央行自己设定的公债持有量与流通中现金之比的上限,也是一个选项”。他还称,日本央行在决定购买何种资产时将会结合最新市场形势以降低风险溢价,并需密切关注塞浦路斯危机后欧洲形势的发展。由于目前所购国债最长期限为三年,黑田的最新言论加剧了围绕该央行放松力度的猜测。

“总体来看,日本央行新一届领导班子已完全做好准备迎接首相安倍晋三以及市场对于日本货币政策的期待。”汪涛认为。她预计黑田东彦即将采取以下几方面的措施。首先,将无限制资产购买计划(APP)净购买规模再扩大15万亿至20万亿日元,将原定于2014年1月开始实施的无限期APP计划立即执行。此前,日本央行的APP余额在2012年净增加了25万亿日元、2013年计划净增36万亿日元(年底余额101万亿日元)、2014年计划净增10万亿日元(年底余额111万亿日元)。其次,允许购买至少长达5年期的日本国债,并暗示最终会扩大至10年期国债。第三,日本央行将购买更多的风险资产,比如企业债、商业票据、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不动产信托投资基金(REITS)等。直接购买风险资产可以更有效地压低风险溢价、促使风险偏好回升,而日本央行当前APP操作中仍以国债为主,风险资产占比非常低。

“我们认为4月4日立即采取行动符合黑田对‘速度’的要求。而上述三项措施中,第一项将满足其对‘规模’的要求,后两项将满足其对‘质量’的要求。”她补充说。事实上,除上述三大短期内最紧迫、最后可能的措施之外,日本央行还有诸多进一步的政策选项,包括将“辅助存款窗口利率”降至0;取消“Rinban”购债操作中的“banknote”规则或直接干预衍生品市场;与财政部设立公私合营国外债券购买机构,为其提供资金支持;直接购买国外债券;正式钉住日元汇率,如将美元兑日元汇率下限设定在85;直接货币化国债等。这其中,第一、二项措施虽然存在争议,但仍可能推进。第五、六项措施将会进一步显著压低日元汇率,但较为极端、实施的可能性较低。对于措施三、四条中所涉及的广受争议的“购买外国债券”,从表面上看,该提议目前已有所降温,可能不会成为优先选项。但从必要性角度看,当类似于意大利大选、塞浦路斯危机等风险情况出现时,为避免日元重新沦为避险货币,第三条仍有可能被提上议事日程、抑制日元升值空间。从可行性方面考量,第三条则避免了诸多争议和难题,使得财政部仍然主导外汇政策、安倍不用修改日本央行法、私人部门也可以积极参与进来,从而淡化了官方干预汇市的色彩。“事实上,这一方案出台本身就可以起到类似于欧洲央行直接货币交易(OMT)那样的震慑作用。”她如是说。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