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投资者在坦桑尼亚最大困难是管理当地工人



  • 2019-06-17
  • 来源:狗万体育app

目前,坦赞铁路共有工人约2800人。对于一条年运量仅几十万吨、每周仅两对客车的铁路来说,这个数字确实太过“臃肿”。如果要参与坦赞铁路的改造与运营,必须要进行人事改革,减员增效。

然而,这种想法势必会受到工会的阻挠,工会是坦赞铁路的重要力量,任何改革计划都是绕不开工会的。那么,如何将这个“麻烦”变成有利的资源?如何做工会的工作?

为此,2011年11月11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坦赞铁路总部工会专访了该工会主席本杰明・柯霍戈(Benjemin Kehogo),柯霍戈从1986年起就在坦赞铁路工作,自称“知道很多内情”。

柯霍戈一方面认为,外国投资者如果管理坦赞铁路,能够为坦赞铁路注入新鲜血液;但另一方面,他也提醒,坦桑尼亚和赞比亚都有很多人对此表示担忧,新的外国投资者最大的困难是管理当地工人。

第一财经日报:可否介绍一下坦赞铁路的工会?

柯霍戈:坦赞铁路主要有坦方和赞方两个工会。在坦桑尼亚,我们有铁路工人联合会,坦赞铁路工会是其分支,我们则是总部工会,此外还有分局、各段、各车间的工会,相当于我们的“支部”。

工会负责了坦赞铁路的很多具体事项,包括和管理层进行谈判、协商、具体规划等事宜。作为工人,我们希望坦赞铁路发展变好,即使罢工,工会也是在尽力让事情变好。

日报:工会的权力结构是如何组成的?

柯霍戈:以总部为例,总部有145名员工,从中选出10名代表,进入工会代表委员会。此外,工会代表委员会成员还要包括来自不同的段、车间的工会负责人。

日报:作为工会主席,你平时的日常工作是什么?

柯霍戈:平时,我就像其他工人一样工作。当工会活动时,我会召集工会成员,或与管理层沟通,告诉管理层哪里有危机了。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把问题告诉管理层,让管理层来一起解决问题,最终找出问题的解决办法。比如,由于某些原因,可能工资不能按时发放,那么,我们就要沟通管理层。

日报:你怎样给自己定位?

柯霍戈:我们把工会看作管理层与工人之间的中介。

日报:你认为管理者和工人之间的问题是什么?

柯霍戈:工人对管理层不满意,管理层对工人有很多违约。比如,到目前为止,我们上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放,而按合同应该是当月发放。还有,管理层的很多指令都不合实际。我们工会也会向管理层提意见。

日报:如果有外国投资者来这里,来管理坦赞铁路,你怎样想?

柯霍戈:如果有外国投资者来了,我觉得可能会是好事。比如,以色列接管赞比亚铁路就是成功的。关键是要有好的想法,让坦赞铁路重新好起来。不过,我觉得最困难的是人的问题――怎样管理当地的工人?最重要的就是管理。

日报:如果新的管理者来这里,然后大量裁员,之后根据能力和资格来重新招聘工人,你会怎么想?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