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会有失落的十年吗



  • 2019-06-17
  • 来源:狗万体育app

巴里・艾肯格林

欧洲金融市场的情绪已然逆转。目前,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已基本排除。若西班牙和意大利政府长期债券的息差可资参考,则可看出,债券持有者已不再押宝于欧元区解体的前景了。更有甚者,尽管上月意大利议会选举未能决出胜负,欧洲股市居然照涨不误。

投资者显然相信,欧洲各国首脑所付出的努力,刚够把这个货币同盟维持不散。但与此同时,欧洲经济却不大可能像新兴市场那样,走出一条凤凰涅��式的危机――复苏曲线。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形,恰恰是日本式的缓慢增长甚至零增长的“失落的十年”。

“凤凰涅��”的第一个障碍是,欧洲各国的财政经济政策依然设定于紧缩模式。固然有人在私下议论财政巩固的步伐可能放缓,而法国实际上已放宽了达成减赤目标的时限,但这跟日本的情况如出一辙――财政龙头开开关关,没个准数。日本消费者知道公共支出只是暂时的,所以并不改变自己的支出习惯,导致政策效果落空。

再者,欧洲央行不愿意做任何事情来启动增长。它就像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央行,从狭义上理解央行的使命。它在全球货币战争中保持超然。然而,由于日本央行反倒加入美联储和英国央行一边搞货币宽松,欧元面临升值压力。坚挺的欧元恰恰是虚弱的欧洲所最不愿看到的。

美国和全球经济绵软的增长前景也在加强上述忧虑。少数在紧缩的同时仍能有所增长的国家靠的都是出口。但是,由于2013年全球经济无法达到充分增长,它们的成功难以复制。这情形也与日本的遭遇类似。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的经济衰退打击了日本的出口,对日本进入“失落的十年”颇有“贡献”。

最后,欧洲房地产市场和银行业的问题会加剧日本式情形的危险性。在上世纪80年代房地产繁荣期,日本各银行大举投资于商业地产,到泡沫破灭时就被纷纷拖垮。西班牙的银行也深深卷入房地产业,而且至今拒不承认发生了亏损,与此同时,欧洲就像20年前的日本一样,在加强金融体系方面做得太少。

所以,在如今的欧洲,就像在当年的日本一样,“失落的十年”端倪已现:银行业的虚弱加深政府财政的虚弱,反过来造成经济增长的虚弱,进一步削弱银行业。缺了货币和财政政策的支持,要逃出这一恶性循环谈何容易。

但欧洲和日本有一个重要差异。即使是在经济最差的年份,日本的失业率也很少超过4%。提前退休、社会保障工程、工作分享(work-sharing)以及政府对大企业施压等措施使日本的失业率控制在较低水平。在如今的欧元区,失业率高达12%,对社会稳定来说处于灾难性的水平,而且还在上升。在西班牙和希腊,失业率居然达到了30%,青年失业率则接近60%。

这样一来,今天的欧洲出现社会动荡的风险远高于20年前的日本。我们无法预测大规模抗议风潮会在何时何地爆发,但迟早难逃一劫,或者是以暴力骚乱的形式,或者是以有组织政治运动的形式――支持主张彻底改弦易辙的政党。不管是以什么形式爆发,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么欧洲各国目前采取的A套方案――采取足以避免经济崩溃却不足以启动增长的措施――将难以为继。

剩下唯一的问题就是,不满的选民未来是会选择像格里洛(Beppe Grillo)那样无害的谐星,还是会选择更加危险的泛法西斯候选人。如是前者,后果将是经济混乱。新的民粹主义政府将同德国总理默克尔(及欧洲央行)争执不休,使后续进程充满不确定性。

如出现第二种情况,则新政府的口水战和政策战将不仅针对柏林的德国政府和法兰克福的欧洲央行,还将针对国内的少数族群和移民群体。经济威胁只是欧洲最小的祸患而已。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