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首轮FTA谈判启动 三方将互试底线



  • 2019-06-17
  • 来源:狗万体育app

历经十一年“助跑”,中日韩自贸协定(FTA)首轮谈判26日在韩国首尔“起跑”。此轮谈判会期三天,三国代表将讨论自贸区谈判的机制安排、谈判领域和谈判方式等问题,还将就商品、原产地、贸易救济、服务投资、知识产权等内容广泛交流意见。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新兴经济体研究室主任沈铭辉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中日韩FTA可行性研究已经做了十多年,该研究的东西都研究透了;首轮谈判并不指望能谈出非常实质性的东西,主要是试探和摸清对方底线,以便对对方的要求和困难有更清晰的了解,有助于后期谈判取得进展。

亚太地区FTA扎堆

今年开始启动自贸区谈判,是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在去年11月东亚峰会的最后时刻提出的。三方约定今年将举行三轮谈判,第一轮在韩国首尔,后两轮分别在中国和日本举行。

据测算,中日韩三国自由贸易区形成后,将出现一个总人口15亿、贸易规模仅次于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和酝酿中的“跨大西洋自贸协定”覆盖区域的自由贸易区。

据韩国媒体报道,在此轮副部级实务协商中,中方代表团的首席代表为商务部部长助理俞建华,日本代表团的首席代表为外务省负责经济事务的外务审议官鹤冈公二,韩方派出以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次官补(部长助理)崔京林为首席代表,由外交部、企划财政部、产业通商资源部、农林畜产食品部等有关部门人士组成的政府代表团。

“尤其是在当前太平洋地区各种FTA如火如荼开展的情况下,更需要迅速摸清对方底线,开启包含智慧和决断的谈判。”沈铭辉认为,谈判能否达成取决于三个条件:一是上层能否接收到企业界的呼声;二是谈判方高度的智慧、适当的妥协;三是政治家的决断。虽然代表谈判的是商务部,但背后还有很多相关部门的利益,在谈判前需要做好充分准备,协调各方利益,准确传达和沟通信息,并拿出切实的行动和勇气。

中日韩心态各不同

中日韩自贸区从提出构想到正式启动首轮谈判,历经了11年的“拉锯战”,中间受到各种内外因素,尤其是政治风波的影响,迂回曲折。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原应于去年年内启动,但是中日岛屿争端使两国关系恶化,自贸区谈判也蒙上阴影,直至去年11月东亚峰会最后时刻,三国领导人决定于今年3月启动中日韩自贸区谈判。

在目前亚太自由贸易安排中,主要有TPP、东盟主导的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和中日韩FTA三项,日本很可能同时参加三个自贸区的谈判。因此有人表示,亚洲的自贸区谈判很大程度取决于中日关系的走向。

沈铭辉称,在中日韩FTA谈判中,三国各有自己的考量。对于日本来说,参加中日韩FTA和RCEP获得的经济收益和TPP基本相等,同时参加对它来说是比较理性的选择,尽管加入成本可能不一样,但从中可以通过“讨价还价”、相互促进,看哪个可以优先达成,对它来说是比较好的选择。

“韩国是非常希望能和中国达成相关协定的。”沈铭辉表示。

事实上,李明博政府上台以来,推动韩国成为“轮轴国”,即以韩国为中心签订多个双边自贸区。目前美韩自贸协定已经签署,韩欧正在讨论中,现在还剩日本和中国两个主要经济体,一边推动中韩自贸区双边谈判,一边推动中日韩三边谈判,任何一个取得进展,基本就能和主要经济体达成自贸协定。“因此韩国在这方面是非常具有积极性的。”沈铭辉说。

“对于中国而言,在这样一个时间点开启中日韩FTA谈判,恰逢中国新领导集体产生之后,也是希望借助自贸区谈判为东亚经济一体化和可持续发展提供一定动力。”沈铭辉说,中日在政治上虽然有领土争端,但并不能阻碍两个国家之间进一步发展合作,开拓新的市场,企业界也乐于见到一个更广阔的市场。

中国的选择

中日韩FTA谈判的开启是一个良好开端,但在一些学者看来,什么时候达成仍是未知数,各国在一些具体行业上存在着博弈,农产品是韩日的软肋,中国在造船、钢铁、汽车、化工等行业面临压力,也面临一定程度服务业开放的压力。

“不过要是日本在TPP上有所突破,在中日韩也是没问题的,因为那边面对的是澳大利亚、美国等农业强国,目前压力主要集中在中国。中国的敏感产业是密集度很高的行业,也就是几个企业就占到了产量的很大比重,这需要国内利益的协调。”沈铭辉分析说。

有分析认为,对于自贸安排的选择,韩国和日本都比中国的压力要小。目前韩国和TPP的主要成员国基本签署了双边自贸协定,所以是否加入TPP对韩国来说区别不大,未来即使加入也是象征性的;日本可以选择TPP或者东亚合作的路径;相形之下,中国的路却很窄。

“中国需要保持东亚合作的动力,RCEP和中日韩FTA并举是最好的,任何一个有突破也是很好的,最可怕的是两个都没有动静,中国需要积极推动RCEP和中日韩FTA,两个都不能偏废。”沈铭辉说。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