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银行”细节待落实 无意挑战世行



  • 2019-06-17
  • 来源:狗万体育app

金砖峰会上掠过的不只是一抹来自东方的女装亮色。在五国领导人的会晤中,巴西总统罗塞芙(Dilma Rousseff)桃红色的上装亦抢占了镜头的焦点。

在这个桃花怒放的时节,这位巴西历史上首位女总统的着装应景配合了胎动之中的“金砖国家发展银行”(下称“金砖银行”)――花已盛开,结果尚待时日。

27日,第五次金砖国家峰会在彩虹之国南非的德班落幕。作为核心议题之一,五国就建立金砖银行达成共识,但未如此前舆论预期的就出资份额等细节取得协商突破。

这座筹备中的跨国银行吊足了金融观察家胃口,实则是一块检验金砖国家间政治互信的试金石。“我想中国在其中会拥有相当的主导权。”创立金砖概念的高盛资产管理部主席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创建时间表

昨天,新华社援引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的话称,五国讨论了创建金砖银行的时间表,期望在明年的会晤上取得实质性成果。

金砖银行构想于去年在印度举行的第四次金砖国家峰会,当时印方称,五国将宣布成立一家合作发展银行。此后,各国财长就此制定评估报告。

这一提议在本次峰会上正式提上议事日程。但和飞舞在会场外诸如五国各出100亿美元份额的传闻不同,峰会的官方公报《德班宣言》只是用原则性的措辞勾勒了这家银行的愿景。

“我们满意地看到建立一个新的开发银行是可能和可行的。”宣言称,“我们同意建立该银行,银行的初始资本应该是实质性的和充足的,以便有效开展基础设施融资。”

金转银行规划中的功能和作用是这些新兴市场代表所乐见的:主要为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和可持续发展筹措资金,弥补发展中国家长期融资和外国直接投资不足的问题。

目标美妙不代表过程就能一蹴而就。俄罗斯的一名外交官至少说出了金砖内部的一种声音――“我们才花了一年时间完成可行性报告,现在正处于一个全新的平台。罗马可不是一日建成的。”

“细节是魔鬼。”他说。

出资比例和机构地点

根据各方披露的信息分析,目前待协商一致的细节包括金砖银行的出资比例、投票权分配和机构地点。

对于出资和管理问题,奥尼尔曾对本报记者称,根据国家的经济规模来确定权利和义务比较合理。

而从目前五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周期来看,却是GDP体量较小同时又在大兴土木的印度和南非更需要跨国融资支持。这就涉及到了一个权利和义务是否对等的问题。

南非总统祖马透露的最新信息是,金砖银行的规模未来五年有望达到4.5万亿美元。由此推断,各国的出资份额可能达到万亿级。

机构地点则是一个需要协调的问题,简单来说,就是未来金砖银行的总部选在哪个国家。

对此,奥尼尔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给出的第一选择是中国。“南非可能也是一个折中之地。”他说。

“一个合作的新兴市场组织不仅在经济上有重要意义,政治上发出一个共同的更坚定的声音也很重要。”经济学人智库(EIU)中国服务副总监刘倩说。

补充现有金融秩序

金砖银行是块可口的蛋糕,却还不能一口咬下。从近期的多边外交活动来看,五国还有充分的时间“细嚼慢咽”。

首先是即将于今年9月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的G20峰会。在其间按惯例将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中,如何继续协调金砖银行推进有望再度摆上桌面审议。而第二轮金砖峰会(从2009年起,五国已经轮流主办过峰会)明年将在巴西登场。包括中国在内的与会方期望在这次会晤上取得关于金砖银行的实质性成果。

事实上,在打开这座史无前例的新兴市场间银行大门之前,五个国家已经找到了入口的钥匙――准备建立一个初始规模为1000亿美元的应急储备库。这个明确了具体金额的金砖国家间金融组织被视为本次峰会主要成果之一。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