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驻华大使:俄对乌施加经济压力



  • 2019-06-17
  • 来源:狗万体育app

2月底,乌克兰国内一夜变天后,未来走向依旧扑朔迷离。随着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公投在即,《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专访了乌克兰驻华大使焦明,请他还原了亚努科维奇下台的细节,以及对当前局势的判断。

焦明表示,乌克兰入欧的动机在于摆脱一系列腐败现象,以正常、合理的经济体制来发展市场经济,但未料到遭到前政府的阻挠,乱局一触即发。针对3月16日即将开始的克里米亚公投,焦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强调,依据乌克兰法律,克里米亚无权公投。此外,焦明相信,乌国内局势会尽快平稳,中国在乌投资不会受到政府更迭的影响。

俄对乌施加经济压力

第一财经日报:在您看来,乌克兰局势下一步会向何处发展?乌克兰危机的导火索看似是2013年11月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拒绝签署与欧盟的伙伴国协定,那危机爆发的内部和外部因素还有哪些?乌克兰局势又如何从一场外交危机转变为大规模的国内政治危机?

焦明:当时乌克兰民众对亚努科维奇总统拒绝签署与欧盟伙伴国的贸易协定非常惊讶。当时的乌克兰政府也无法向民众提供很明确的解释,为什么会突然拒绝签署如此重要的文件。因为在民众眼中,签署这样的协议和亲近欧盟的行为意味着乌克兰可以摆脱一系列腐败现象,以更正常、合理的经济体制来发展市场经济。亚努科维奇政府拒签协议的行径,在民众看来是因为不希望摆脱甚至取消此类腐败体制。

当时乌克兰经济体制的一些特点导致了一些渠道和财政手段集中在少数乌克兰最高官员及其亲属手中,但乌克兰政府用暴力方式制止在基辅广场的游行使大多数乌克兰人感到不满,才彻底激起了在乌克兰各个城市的100多万人的上街游行。再加之乌克兰当时正面临经济上的危机,而政府也没有出台有效的解决措施,直接导致示威者要求当权者下台。

流血冲突之后,当时的乌克兰政府才同意与反对派谈判,并签署协议。按照当时的协议,亚努科维奇有义务签署修改宪法的草案,但是他消失了一段时间,直到后来他在视频中表示他当时在乌克兰东部,并随后逃往莫斯科。在这种情况下,议会也只能把他的行径视为下台,大多数议员也同意并表决通过。议会通过选举产生了新的政府。

由此可以看出,乌克兰爆发危机的原因都是国内的,并没有俄罗斯、美国和欧盟的影响。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经济影响由来已久,早于乌克兰拒绝与欧盟签署协议。几乎每年俄罗斯都会对乌克兰发动“经济战争”,方式是禁止某一类货物进入俄罗斯境内。苏联时期许多在乌克兰境内的企业都是为俄罗斯的需求而建造的。而现在俄罗斯政府的这种政策使许多乌克兰企业无法正常营业,甚至许多都已倒闭,许多员工失去了他们的工作。迫于这种压力,乌克兰也开始更关注于别的市场,比如非洲、欧洲、中亚,当然还有中国。

遗憾的是,乌克兰经济不稳定的最重要原因来自俄罗斯。我要强调的是,乌克兰现在是俄罗斯最大的天然气消费者,但获得的价格却是全世界最贵的,这对我们的经济压力非常大,我们认为这是俄罗斯影响乌克兰的经济手段。

克里米亚无权“公投”

日报: 在乌克兰放弃和欧盟签订伙伴国协议之后,俄罗斯马上承诺说要给乌克兰提供大规模的援助,美欧也紧随其后。那么乌克兰对来自俄罗斯以及美欧承诺的援助是什么态度?

焦明:首先要指出乌克兰的经济现在面临很复杂的局面,也很为难,主要是因为前任政府所做的事情,这种情况下乌克兰不仅需要援助,还需要来自国外的投资和贷款。俄罗斯也宣布,鉴于乌克兰政府更迭,会停止援助。另外俄方还宣布会施加新的经济压力,不久前表示会提高天然气价格。在这样的情况下,乌克兰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联系西方的一些国家,比如,欧盟、美国,与它们进行提供援助的谈判。所以乌克兰也要向欧盟、美国求援,甚至包括与中国在内的跟别的国家,进行相关谈判。

日报:乌克兰新政府对克里米亚“公投”持什么态度?红线在哪里?

焦明:第一个要强调的是,克里米亚共和国是乌克兰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的身份根本不给予它宣布任何分裂和独立行为的权力。甚至俄罗斯政府也同意克里米亚的这种公投必须按照乌克兰的法律进行。而乌克兰只有全国的公投法律,根本不存在任何地方性的公投法律。所以如果假设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利用俄罗斯军人的支持举行公投的话,这种公投是没有任何法律基础的,是无效的。这种行为将违反乌克兰法律,也包括国际法,相关人员将承担责任。这样的行为意味着分裂主义的倾向。

日报:未来新政府打算如何处理同俄罗斯的关系?

焦明:乌克兰新政府也一直要求与俄方就双方所感兴趣的重要议题进行谈判。但是俄罗斯政府、俄罗斯外交部一直拒绝与乌方谈判。要强调的是,世界上大部分的国家,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劝俄罗斯进行谈判。

在乌中国投资者无需担心

日报:作为乌克兰驻中国的大使,从2013年11月到现在,您经历了很多。自2013年12月乌克兰时任总统亚努科维奇访问中国,到2月份亚努科维奇总统下台,乌克兰迎来了新的政府,国家政府的变化对您的工作和生活有什么影响?

焦明:首先我非常感谢中国政府理解乌克兰所发生的事情,中国政府支持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和自主,并主张要通过和平的方式解决乌克兰国内发生的事情。乌克兰新政府已经正式地表明,它非常愿意继续发展前期乌克兰与中国建立的合作关系。我也知道中国政府希望乌克兰能够成功发展,而且愿意继续与乌克兰落实已经达成的协议和相关项目。所以乌克兰驻华大使馆在这方面有很多工作要做。

日报:海外投资面临一个的主要风险之一就是政治风险,主要体现在政府更迭导致新政府不再承认或完全推翻前一任政府与其他国家达成的项目,这样海外投资者的投入就付诸东流了。中国在乌克兰投资的企业家可能也有这样的担心。中国企业在乌克兰投资,有没有这样的风险?

焦明:我深信乌克兰的中国合作伙伴没有任何理由要担心,因为我在此要强调乌克兰发生的政府更迭和之前的相关行动并不是要改变乌克兰的对外政策,要改变的是摆脱国内的腐败制度,建立更合理、更平等的商业环境,建立新的市场经济和秩序。我相信在新政府领导下,这样的制度有利于中国企业家到乌克兰投资。

日报:俄罗斯是中国重要的战略伙伴,而乌克兰和中国也有很长期的军事、农业以及新兴领域的合作,俄罗斯和乌克兰现在产生的这种矛盾以及双边关系的变化,会不会影响到中国和乌克兰的关系?

焦明:我认为俄罗斯和乌克兰这种关系的变化是否影响到中乌关系,这取决于三方中每一个国家的立场和所做的事情。我认为乌克兰不会改变对中国的态度与立场。相反,乌克兰甚至希望将来能进行三方的合作项目。我们非常希望乌克兰能够与俄罗斯发展尖端技术合作,比如航天航空等一些领域的合作,我认为这些项目会非常有前途,不仅会给国家,也会惠及三国民众。加深了解,对我们将来的合作非常重要。




    • 娱乐排行